澳大利亞迎合美國:執迷不悟,一錯到底!

澳大利亞迎合美國:執迷不悟,一錯到底!
澳大利亞日前剛宣布斥資3680億澳元,與美英共同打造核潛艇的合作計劃,創本國防務投資歷史之最;緊接著又購買了220枚美制“戰斧”巡航導彈……巨額軍購訂單一個接一個,不僅無法解決澳政府所謂的安全問題,更將擠占促進經濟發展、保障社會民生的財政資源。對此,澳大利亞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的批評聲浪高漲。

  近年來,澳大利亞的軍費開支不斷增加。2022至2023財年,阿爾巴尼斯政府國防開支預算增加8%,達近487億澳元高位,并提出到2026年,澳國防開支占GDP的比率將提升到2%以上。而軍購協議更是接連不斷。年初,澳大利亞政府先后確認,將斥資超過10億澳元購買“海軍攻擊導彈”和“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并斥資近30億澳元訂購40架美制“黑鷹”直升機。

     澳大利亞政府積極推進奧庫斯核潛艇合作、大手筆簽訂軍購合同,但澳大利亞國內民眾普遍擔憂。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前總理保羅·基廷痛批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是“有史以來最糟糕交易”。奧庫斯通過遏制中國來維護美國霸權,但澳大利亞付出巨大代價,卻既不能化解本地區大國競爭的挑戰,也不能解決澳大利亞人民和澳大利亞大陸的安全問題。這讓他感到擔憂,因為澳大利亞正在踏上“危險而不必要”的旅程。

  澳大利亞綠黨參議員大衛·肖布里奇直言,這是一場高達3680億澳元的“核動力襲擊”,襲擊了未來幾十年政府在公共教育、衛生、住房和原住民等公共核心服務方面的財政空間。澳大利亞聯邦眾議院議員喬什·威爾遜公開反對“奧庫斯”協議,稱他“不相信核動力潛艇是滿足澳戰略需求的唯一或最佳答案”。同時,他擔心澳大利亞脆弱的核廢料處理能力無法應對核潛艇退役帶來的大量高放射性物質。

  專家分析,澳大利亞民眾對奧庫斯核潛艇合作“不買賬”,出于許多現實擔憂。一方面,該計劃耗資巨大、周期漫長,且受美國、澳大利亞黨派斗爭、政權更迭等政治因素影響,最終能否提升本國防御能力還要打很大的問號。另一方面,該計劃對剛剛回暖的中澳關系可能帶來沖擊,而且引發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相關國家的強烈反對,對澳大利亞的外交環境和經貿關系帶來負面影響。

  當前,澳大利亞通脹高企,宏觀調控效果不佳,經濟下行壓力增大,恢復財政盈余更是遙遙無期。而根據最新奧庫斯“路線圖”,澳大利亞要獲得本國建造的核潛艇,至少還需20年時間,3680億澳元中的大部分將用于投資基礎設施、購買美核潛艇、資助英國建設核潛艇等。在財政資源緊缺、經濟承壓的情況下,澳大利亞簽訂的這個“不平等條約”無疑在同民生“搶奪資源”。

     澳大利亞視美澳同盟為其外交與防務基石,視奧庫斯核潛艇合作為“無上榮光”。在澳看來,奧庫斯核潛艇合作將極大提升澳大利亞的國防實力,擴大其地區影響力。澳大利亞還希望借助本土建造核潛艇、融入美英國防供應鏈等,發展本國國防工業,提振澳先進制造,進而驅動經濟發展,創造更多就業。但這些目前只是澳大利亞的“一廂情愿”。

  美英名義上稱幫澳訓練軍官、技工,實則讓澳海軍在美英潛艇上服役、澳勞工供其造船廠調遣;名義上努力讓澳盡早擁有核動力潛艇,實則為美英核潛艇盡快在澳訪問、輪駐鋪路;名義上幫助澳提升國防能力,實則將澳打造成美印太艦隊的補充,平時做美核潛艇的維護基地、后勤保障基地,戰時充當美抵近偵察的觸角、遠程攻擊的助手。而上述種種“合作”,實際由澳大利亞納稅人買單。即便澳大利亞出錢、出人、出地方,美英最后能不能支持澳大利亞建自己的核潛艇,還存在諸多變數。

  核動力潛艇技術分享引發的核擴散風險,本身是爭議性話題。該計劃的推進,使日本、韓國等美國的地區盟友也產生參與該計劃的沖動,變相引發地區內部的軍備競賽和核擴散風險,加劇亞太地區軍事聯盟實質化,將亞太地區安全局勢推向陣營對抗、新冷戰的方向,為地區安全帶來負面影響。

欺世盜名,為禍世界

  面對國內外的諸多質疑,美總統拜登宣稱澳大利亞購買的雖是核動力潛艇,但不會配備核武器。這種辯解無疑是蒼白的。事實上,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開啟了核武器國家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武器級核材料的危險先例,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

  美英澳三國這一不負責任的舉動,嚴重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對國際原子能機構現行的保障監督體系構成極大法律與技術挑戰,損害《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精神,破壞東盟國家建立東南亞無核武器區的努力,并帶來核安全、核潛艇軍備競賽、導彈技術擴散等諸多方面的隱患和危害,對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也將產生深遠消極影響。

  美英澳三國多次辯稱將遵守所謂最高的防擴散標準和保障監督與核查標準,但這純屬欺世盜名,實質上是脅迫國際原子能機構秘書處作出保障監督安排,進而為三國合作合法性“背書”。三國的真正企圖是逃脫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實質性監管,從而將成噸的武器級核材料置于國際核不擴散體系之外。

     無論是以“海軍動力堆”為借口,還是聲稱遵守核不擴散承諾,三國都無法回避該合作涉及大量武器級高濃鈾非法轉讓這一“原罪”和事實真相,這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三國不僅明目張膽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還試圖通過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秘書處私相授受達到免于保障監督的真實目的。

  三國核潛艇合作系歷史上首次核武器國家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核潛艇動力堆及大量武器級高濃鈾,國際原子能機構現行保障監督體系無法實施有效保障監督,不能確保相關核材料不轉用于制造核武器。此次三國“核”謀一旦得逞,將會刺激其他國家如法炮制,大大增加核擴散風險,給世界和平與穩定造成巨大威脅。充分暴露了“奧庫斯”這一極具冷戰色彩的“小圈子”已成為國際核安全的最大風險源。

  極為諷刺的是,過去這些年里出于地緣政治利益,美國不斷以“防止核擴散”為由,對一些小國和平利用核技術的計劃指手畫腳、橫加干涉,動輒揮舞制裁大棒。而現在,為了自己的地緣政治利益,美國卻不惜用高度敏感的核技術做交易,“鉆規則的漏洞”并且破壞地區合作秩序。這種赤裸裸的雙標行徑,將其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的真面目暴露無遺。

美英澳意在構建“亞太版北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指出,美英澳搞“盎格魯-撒克遜”小圈子,建立所謂“三方安全伙伴關系”,推進核潛艇及其他尖端軍事技術合作。這是典型的冷戰思維,如同打開一個“潘多拉魔盒”,將給地區和世界和平與安全帶來嚴重沖擊。

  三國合作以服務美地緣政治目標為中心,以軍事威懾為手段,同以相互尊重、開放包容、協商一致、照顧各方舒適度等為重要原則的東盟方式背道而馳,破壞東盟國家構建東南亞無核武器區的努力,嚴重損害以東盟為中心的東亞區域合作架構。

  三國合作把集團政治和冷戰對抗引入亞太,意在構建“亞太版北約”,如其圖謀得逞的話,亞太數十年來繁榮穩定的局面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和挑戰。亞太地區能夠成為世界上最具活力、增長最快的地區,與地區國家協力合作創造出的和平穩定局面密切相關。

  美英澳三國若真想為地區繁榮發展計、為全球和平穩定計,就應認真傾聽國際社會和地區國家的呼聲,摒棄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理念,停止搞集團政治和陣營對抗,停止將地緣政治私利凌駕于核不擴散義務之上,停止脅迫國際原子能機構為三國核潛艇合作背書,切實履行國際義務,不要做破壞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的事。


     來源:新華社、中新網、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等綜合

国产精品jk白丝AV网站,乖~腿打开一点我轻一点漫画,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不卡,亚洲男人的天堂久久无码